复制淘口令¥UsGT6tgOKQ¥打开淘宝app买一送一。

【知乎】如何评价《权力的游戏》第七季第五集 S07E05「Eastwatch」?

【小指头的命运已经被仓促写定,琼恩的身世有了最后一块拼图,詹德利的故事才刚刚开始,塞北乐队也正式宣布成立,无数人说过的终极战争,如今终于要打响了】

^逆行,向北。

詹德利的回归远不是一个老梗那么简单。第四季泰温从瓦兰提斯专门请来铁匠,将奈德的瓦雷利亚钢巨剑“寒冰”重铸成“守誓剑”和“寡妇之嚎”。因为瓦雷利亚钢不但制作秘方已经失传,连懂得重铸的人也屈指可数。

但实际上在书中,詹德利的师傅托布·莫特就懂得重铸瓦雷利亚钢剑的技术。而帮泰温重铸“寒冰”的也正是莫特。

除了打铁,詹德利也是拜拉席恩家族仅存的血脉。他所说的“女王的家族想杀了我”,指的是劳勃和奈德死后,乔弗里派人将劳勃的私生子们斩尽杀绝。

尽管私生子没有继承权,但丹妮莉丝甚至琼恩都可以在必要的时候将詹德利合法化,使他成为风息堡的继承人。风暴地拜拉席恩家族的死忠们,也一定愿意让劳勃的骨肉回到风息堡。

这一集里的詹德利也和琼恩有点“一拍即合”的意思。心直口快、冲动的他和木讷的琼恩的确有点像当年的劳勃和奈德。书里的詹德利长得和年轻时的劳勃一模一样,琼恩也是史塔克所有孩子里最像奈德的。

詹德利用两个人父亲的关系来和琼恩套近乎,然而讽刺的是,两个人的生父其实是最大的敌人。詹德利为自己打造了一柄战锤,这也是劳勃使用的兵器。而琼恩的生父雷加,正是被劳勃的战锤击中胸口才死在三叉戟河之役的。劳勃痛恨雷加,因此才要把所有坦格利安都赶尽杀绝。

但詹德利并没有向琼恩提起史塔克家族里他最熟悉的艾莉亚。第三季里,詹德利决定加入无旗兄弟会,那大概是艾莉亚落难后,第一次有她在乎的人主动选择离开她。那一幕里的艾莉亚眼睛里都是失望的泪水。

最终詹德利被无旗兄弟会卖给梅丽珊卓,而梅丽珊卓也因此上了艾莉亚的"名单"。而梅丽珊卓也对艾莉亚说出了这样的话:

我在你的眼里看到了黑暗,黑暗中有无数双眼睛盯着我。棕色的眼睛,蓝色的眼睛,绿色的眼睛,那些会被你永远关上的眼睛,我们会再见的。

艾莉亚眼睛里那些会被她“永远关上的眼睛”应该指的是被艾莉亚杀死后又被做成面具的人。而再见梅丽珊卓又意味着什么呢?

梅丽珊卓已经表示自己会死在维斯特洛,而最痛恨她的洋葱骑士,也将詹德利视作了儿子一般的人(制片人亲口说的),这很像是洋葱骑士将席琳视作自己的孙女。梅丽珊卓已经亲口承认烧死席琳是自己犯下的罪,也不再相信史坦尼斯或者任何拜拉席恩是真王了,那么她应该不会像之前在龙石岛那样,想要利用詹德利的国王之血了吧。

希望上面的图,是我最后一次解释布蕾妮的侍从波德和詹德利是两个人了。当然,两个人也有不少共同点:波德跟着顶级私教苦练也没有提高的技术,詹德利占着划船机连了四年也没有变得肌肉发达,这些都是维斯特洛健身行最不想让你知道的故事。

学城

吉莉无意间发现了关于雷加更多的秘密,在一本记载着学士本人所有排便记录的书里,也记载了雷加休掉自己结发妻子伊利亚·马泰尔,和“另一个女人”结婚的故事。这个看似无关异鬼的故事没有让山姆产生兴趣。但书里的“另一个女人”,显然是琼恩的母亲莱安娜·史塔克。

雷加和莱安娜结婚,也让琼恩不再是个私生子,而是拥有继承权的坦格利安王子。事实上,他的继承顺位甚至排在了丹妮之前。当这个真相在未来被揭开,相信自己“生来注定统治”的丹妮莉丝的命运与抉择一定会被深刻影响。

剧集也在用琼恩和黑龙卓耿的互动暗示这一点。不过琼恩应该和以自己生父命名的青龙“雷哥”互动才更有意思。坦格利安家族和龙的关系也许来自他们的血脉与基因,他们实践过无数次的兄妹通婚不是习俗,而是战略。

虽然并不常见,离婚在维斯特洛的确存在(参考阅读:Legality, Divorce and Annulment)。然而剧集安排雷加休妻,也可能是编剧为了省事而做出的选择。其实坦格利安家族历史上也有过一夫二妻的案例,征服者伊耿就同时娶了自己的两个姐妹。

如果世界的存亡和琼恩的身份有关,那么拯救世界的,除了勇士、巨龙和它们的母亲,还有发现这一切的吉莉,和教这个野人姑娘认字的席琳公主。每次想到这里,我就会和洋葱骑士一样鼻子发酸。

长城:每支乐队都有往事和矛盾

琼恩率领一行人走出长城,实在是太像乐队出场时耍帅。和很多乐队一样,这几位成员之间也充满了往事和矛盾。

乔拉认识“红袍僧”索罗斯,因为他们是镇压葛雷乔伊叛乱时首先冲进派克城的两员大将。

葛雷乔伊叛乱指的不是席恩带人攻击临冬城,而是他父亲巴隆·葛雷乔伊在劳勃称王六年后掀起的一场叛乱。巴隆的两个儿子在叛乱中战死,唯一活下来的继承人席恩也被奈德带到临冬城作为人质。

詹德利和无旗兄弟会的矛盾,来自他抱着加入大家庭的想法加入无旗兄弟会,结果被兄弟会转手卖给了梅丽珊卓。

托蒙德对乔拉的怨念则是来自乔拉的父亲,前守夜人司令杰奥·莫尔蒙。好在托蒙德不知道布蕾妮(the big woman)曾和猎狗大打出手,不然琼恩来东海望的时候,可能就见不上猎狗了。琼恩记得当时还是乔弗里保镖的猎狗曾来过临冬城,但他不知道猎狗在珊莎和艾莉亚生命的不同时刻,分别保护过她们。

当然,所有人里最深的怨念,依然是乔拉·莫尔蒙对琼恩的:

琼恩被乔拉的父亲杰奥·莫尔蒙看成接班人;

琼恩腰上别着杰奥送给他的莫尔蒙家族祖传宝剑“长爪”;

莫尔蒙家族现任领主莱安娜是个琼恩的死忠;

琼恩的“父亲”奈德在七大王国通缉乔拉;

现在琼恩还和乔拉最爱的丹妮眉来眼去的!

而且即使乔拉打算用自己战胜灰鳞病的故事比惨,琼恩也能用自己曾经死过一晚上把对方噎回去。是的,乔拉恨琼恩胜过恨好人卡。

临冬城

艾莉亚发现的信,是第一季里珊莎在瑟曦授意下,写给罗柏和凯特琳的。

信中提到了奈德的“叛国”,瑟曦也像疯王一样,要求罗柏前往君临宣誓效忠。

但鲁温学士一眼就看出了这不是珊莎的本意。小指头从沃尔肯学士那里“骗来”这封信,则是因为第三集里沃尔肯学士说的“鲁温学士对所有通信都做了记录”。

如果罗柏不能分辨这封信的真伪,那么已经觉得珊莎想要取代琼恩的艾莉亚,很可能也会陷入小指头的阴谋。而珊莎也会更加无法信任艾莉亚。

然而,这依然是第七季以来我第一次无法接受故事发展的速度。小指头再也没有时间像第二季一样来往于君临、蓝礼的军营、赫伦堡和鹰巢城,在各方势力间周旋纵横,他现在所做的看上去太低级太简单了,简直可以用一个表情代替(好像很多朋友都想到一块了):

另一方面,谷地的“青铜骑士”罗伊斯在前三集都有台词之后,这一集又被珊莎提到了他手下有2000人的兵力。

剧集在宝贵的时间里反复塑造罗伊斯爵士,越来越让人觉得小指头可能会彻底失势甚至死亡,而谷地的势力将被罗伊斯代表。这就有点像大部分都觉得托蒙德在第八季前不会死掉,因为野人里除了他再也没有观众熟悉的角色了。

丹妮与提利昂

制片人说,丹妮和提利昂对处置战俘不同的观点来自他们不同的视角,而谁对谁错则交给观众决定。

丹妮烧死蓝道和狄肯,是为了展示自己的威严,警告敌人自己不会一味为了道德而忍让。

但提利昂眼中的丹妮是烧死臣子的疯王,是在战争关键时刻选斩杀卡史塔克的少狼主罗柏,而疯王与罗柏展示的威严并没有为自己带来好运。

我也更赞同提利昂的立场,将现在可能是整个南境最强大的塔利家族收为战俘,无论如何也好过将他们活活烧死。丹妮的行为甚至让很少主动喝酒的瓦里斯都需要坐下来拿起酒杯压压惊了。“你一定要劝她纳谏”,瓦里斯说给提利昂的话让人想起他对劳勃失望无比后说给奈德的:

Your friend is a fool.

蓝道和狄肯塔利的死,也给未来带来了很多可能,对琼恩忠心耿耿的山姆 ,虽然对逼他披上黑衣的的蓝道没什么感情,但他依然敬爱自己的母亲塔利夫人,让她经历痛苦一定是山姆不远看到的。安布罗斯博士还没敢把这个消息告诉山姆,我们不知道,在他得知了一切后,是否会将丹妮视作自己的仇人。

君临

其实,将尸鬼送到君临不是一个新想法,书中在黑城堡被尸鬼攻击之后,莫尔蒙就曾派索恩(就是那个带头杀害琼恩的守夜人军官)带着尸鬼的手来到君临。但时任代理首相的提利昂由于在长城期间就不喜欢索恩,于是拖延了很久也不愿意见他,并且在索恩主动上朝时嘲笑了对方。

“说服瑟曦”这个计划听上去蠢极了,瑟曦巴不得在丹妮和琼恩的北方有一个更大的敌人威胁他们,好让自己有喘息的机会,也让丹妮和琼恩腹背受敌。而瑟曦也显然不可能被说服。她的疯狂在这一季中被淡化,取而代之的是冷血。第三集里和詹姆上床很大程度上来自毒死杀蛇 Tyene 给她的性欲。詹姆越来越像是她的玩物和棋子,而她也在这一集里也真的威胁了自己的弟弟。

在关于瑟曦的预言里,她会有三个金发的孩子。因此,也许瑟曦腹中的这个婴儿会在看到这个世界前死去。而再次失去一个孩子的瑟曦,不知道会不会加倍地冷酷下去。

这一集进展速度太快所带来的另一个问题,就是提利昂和詹姆的会面被草草带过了。这场本该充满复杂感情的交谈,最终因为时间的原因显得仓促无比。

事实上两位演员在这一幕里,都表现出了精湛的演出,可惜你还没来得及想起他们曾经的故事,没来得及察觉提利昂哽咽着说的“你以为我想生成这样吗”,和詹姆打断他时眼睛里的泪水,对话就已经结束了。

提利昂又一次提到他们的父亲泰温:

他憎恨我不是因为我做了什么,而是因为我是什么:一个折磨他的小恶魔。

当提起父亲时,詹德利和琼恩两个“私生子”总是一脸骄傲,明明是正室所生的提利昂却满是创伤。关于他的身世和历史的理论最近实在太多了,我会在周中发布一篇相关的文章去试图讲清楚这一切。你可以关注我或者我的专栏美剧漩涡看到。

The Wars to Come

离开前琼恩说给但丹妮的最后一句话是:

I wish you good fortune in the wars to come.

我祝你在即将开始的战争中好运。

这句话曾在剧中不止一次被提起,无论是极乐塔下的亚瑟·戴恩

还是火刑架前的曼斯·雷德

而这一次,我们终于会在一周后看到闪电大王那把熊熊燃烧的剑,和琼恩在长城之北雪地上的奔跑。而这句被说过很多次的话,将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显得更加真实。

祝你们好运。


关键词:权力的游戏,Eastwatch,东海望

肥皂妹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