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制淘口令¥UsGT6tgOKQ¥打开淘宝app买一送一。

《中国有嘻哈》制片导演情绪激动失控不止,下一季还在夏天

 


截至9月10日,《中国有嘻哈》播放量已经突破24亿次,在微博上带来了2600多万话题讨论量和65亿次的阅读量。从节目裸奔开录,到农夫山泉1.2亿拿下冠名权,再到麦当劳、小米、抖音、雪佛兰的陆续加入,总决赛的中插广告更是卖出了三千万。《中国有嘻哈》一骑绝尘的表现将网综推向了一个新高度。

 

 

(《中国有嘻哈》以双料冠军伴随着争议结束了第一季)

当节目落下大幕,文娱价值官采访到制片人陈伟、总导演车澈,邀请两位幕后操盘手复盘《中国有嘻哈》背后的诸多“真相”。

 

 

《中国有嘻哈》总制片人陈伟

DP刚开始来的时候,就非常坚决的说你们这个节目最后的冠军一定是练习生

文娱价值官:《中国有嘻哈》从有最初的概念到和观众,经历了多长的时间?

陈伟:筹划这个项目是从去年的秋天就开始,决定做嘻哈这个题材,是在2月底3月初的时候,到首播是6月24号。之前我们一直没有下定决心要做嘻哈,只知道是要做一个音乐性的节目,所以一门心思想的是,怎么样能够做一个不一样的。

如果说《超女》是音乐选秀的1.0版本,那么《好声音》是2.0版本,我们想要做的就是一个3.0的版本。到最后我们算是想明白了,在这个互联网时代,这个3.0的版本可能真的会诞生在一个垂直并且小众的圈层上面。但做内容的人肯定是要比市场先行的,我们想明白了,不代表市场真的认可这件事情。事实上也是,所有的爆款节目也好,线下节目也好,从最开始的时候,都是市场会有怀疑、置疑的态度。不管是《中国好声音》,还是像《爸爸去哪儿》,在第一季的时候,都会面临到接近“裸奔”,或者中途更换冠名商这样的时候。

嘻哈也不例外,客户看到嘻哈这个门类,争议的声音非常多,不完全是主观,还有一些出了客观的调查报告,说你这个嘻哈比电音还小众,我们不敢投。

所以,这里边其实经过了整整两个月说服客户的过程,越说服客户越少,从三个说服到剩下一个。但最后还是以爱奇艺这个平台的决心,包括整个团队做出来这个节目的现场状态、品相以及制作人、选手所呈现出来那样的一种热情,很热血、很燃的态度,让在现场看我们录像的那些还在犹豫中的客户,能够感觉到这是一个好像不一样的东西,所以才会有人来投广告。

文娱价值官:这样一个细分的音乐方向,吸引你们走进的动因是什么?

陈伟:从判断市场的角度来讲,嘻哈文化这些年已经深入人心了,无论是潮流、市场、喜欢的人、衣服、事物、音乐,这一代年轻人的生活方式,这些时尚、潮流的东西,其实它的底层文化依托的就是嘻哈文化,只是他们不自知,也没有一个主流的媒体、节目、平台,能够清晰让他们知道,你们所喜欢的那些很潮的东西,其实是嘻哈的底子。

而嘻哈文化所依附着强烈的自我表达,也是这一代年轻人特别想要去体现出来的个性传达的方式。所以说,嘻哈是属于看着小众,其实一点也不小众的音乐类型。我们认为嘻哈这个音乐文化在今年已经到达了一个临界点,就差临门一脚,只是没有人敢踢这一脚。如果说我们今年没有去做,而让一些人嗅到了这个风向,但是能力又达不到的团队去消耗掉这个题材的话,无论是对嘻哈文化也好,还是对于节目制作来说,都不是一件特别好的事情。所以,那个时候会有一种舍我其谁的一个态度。

文娱价值官:您和导演也是嘻哈的族群吗?

陈伟:我是摇滚的。

车澈:我也不是,我相对来说涉猎比较多一点,嘻哈的现场我也会去听,但我不是纯粹的是族群的人。

文娱价值官:对你们而言,过程中面临的最大挑战是什么?

车澈:对于我来说,最大的挑战其实整个嘻哈的圈层,跟节目组之间最开始没有互信,或者是说相互的了解,这是一个真实存在的镜头,这也是为什么在节目最开始的时候,会有那些大的争议也好,大家的不信任也好。

但是,这个事情你不能说,你得做,实际上节目开始之后,这些rapper包括所有的嘻哈人群,有感受到我们节目组怎么在操作这个节目的,也感受到我们到底想为这个文化做一点什么事情,这种不信任就逐渐的被抹平了。

陈伟:DP刚开始来的时候,就非常坚决的说你们这个节目最后的冠军一定是练习生。

车澈:他们觉得他们都是练习生的垫脚石。

陈伟:来陪衬他们的。

车澈:其实这个也是一种偏见,他们觉得选秀或者说真人秀都是这样的,做节目也是这个样的,但后来发现不是。其实也有很多的观众说,在整个节目的最开始,看到他们在里面的态度都是很拽,到后来说到一些Diss的东西,其实这也是他们在整个的节目过程中,自己真实感受到的一种变化。

 

 

《中国有嘻哈》导演车澈

这是我们做过最失控的一个节目,但也是我们做过的一个很高级的节目

文娱价值官:几个制作人的选择您基于一个什么样的标准呢?他们是你们的第一人选吗?

陈伟:是,他们完全都是第一人选。我们标准是首先要热爱嘻哈,是真的热爱。我们觉得很幸运的就是,他们真的能够调出档期来能够参加这个节目,然后能够把那份真正意义上对嘻哈的爱在节目当中展现出来。

文娱价值官:在赛制的设置中,是否有跟你们以往参与过的节目有特别不同的?

车澈:有不同,实际上可以说《中国有嘻哈》是一个没有任何套路的真人秀,实际上我们只做两件事情:第一,我们设定了整个的流程和规则;第二,我们找到了合适这样的人,把他们放在真人秀的规则里面。后面大家看到一切,都是在这个规则里面真实发生的。

作为导演,我们有一个新词叫“控制位置后移”,导演一定是要掌控节目的,无论是流程、进度所有的东西,但是这个控制位在哪里?如果往前端走可以走到无限前段,我可以跟你说,你上台唱什么歌,一定要讲哪句话,这个是控制得很全的,这就是所谓的“台本”。

但是,《中国有嘻哈》从第一集到最后一集,都是没有台本的。我们规则设定好,人物他真实的状态是什么样,他在里面就表达什么样的状态。我们只是在后端去把握整个真人秀,就是在后期判断他是否传达了我们想传达的一种价值取向。所以里面发生的所有的事情,都不是我们去编,或者是导出来的。

这个其实跟其他的综艺节目还是真的是不同的,《中国有嘻哈》我觉得应该是在我个人所操作的真人秀里面,可能是失控的比例最大的。

陈伟:这是我们做过最失控的一个节目,但也是我们做过的一个很高级的节目。

车澈:对,失控是高级的,控制位置的越往后拉,代表节目的制作者其实对自己的控场能力更有自信。因为对自己不自信,或者对你不自信,我才会告诉你一定要说某句话。但是,我们相信真正的真人秀的选手,放到了真正的真人秀的环境里面,他自然而然会出来我们想要的东西。所以,我们其实并没有给他们施加任何的单向的影响。

陈伟:所谓的控制后移,也意味着你的关注度也要扩大,以前你要关注的可能就是台上的一小部分,那所谓的控制后移,就是你可能要关注到全貌。整个《中国有嘻哈》是有1100人左右的团队,然后我对于团队里面的每一个工种,包括一个搬运工,或者给大家送盒饭的,我都要对他们提出一个特别高的要求,就是你们每一个人都是这个真人秀的一个部分,你们每个人都是NPC。

如果,我们把它当成一个大型的游戏的话,其实他们每个人都是NPC。也就是说,我们要把关注面扩大到,在这个节目里面的任何一个位置、细节,包括在有摄像机的时候,没有摄像机的时候,他都会得到一个真实的体验。这种体验是一种场景构建下的,这是非常难也非常高级的一种真人秀的设计。

因为所有的事情都是相对的真实,以观众最能够理解和最能够看懂的方式,尽量丰富的影视创作语言来还原尽量逼真的场景真实。而我们在现场感受到的东西,可能是2500小时的素材,观众只看到1小时的素材,那这里面的一个筛选过程和剧情构建的过程,就要靠我们在后期来完成。

文娱价值官:在那么多失控的现场中,有没有让你们印象特别深的一个场景。

车澈:印象最深的场景应该是欧阳靖被淘汰的那一场,台上、台下哭成一片,选手们在台上哭,制作人在对面哭,其他的选手在台下哭,我们所有的工作人员又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哭。

我觉得这是做一个真人秀真的非常难看到的一面,因为周围所有人,他们无论是这个节目的参与者,还是这个节目的工作人员,真的是把自己所有的情感投入到这个真人秀里面。我觉得这个就是真人秀最成功的地方。

 

 

 

 

(嘉宾帮唱那期就是一次彻底的失控)

陈伟:嘉宾帮唱那期,就是一个彻底的失控,无论是艾福杰尼不愿意跟信搭伴,还是PG ONE不愿意被改变规则而退赛,正常的节目来讲,这样一个失控,应该是导演喊停,然后去说服嘉宾,接受我们的规则,但我们不要,我们就要他真实的发生下去,然后我们会发现事情的发展并不像我们想的那么可怕。

每个人都有正常的人性,每个人都有情感,每个人都有高兴和不高兴的时候,让它任由的发生就好了。你在后期把它重新构建起来,把这个故事讲给大家听就好了。

文娱价值官:第一季刚结束,我们就在期待第二季了,第二季有可以透露的讯息了吗?

陈伟:差不多是明年夏天,希望大家可以玩得更嗨。


关键词:中国有嘻哈,热门综艺

肥皂妹为您推荐